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两年整治过百次仍屡禁不止,番禺山寨电视机产业链如何斩断?

2023-04-05 22:11:53 1358

摘要:从回收的残旧电视机里拆出的液晶显示屏,配上各种淘来的配件,便可组装成新机,印上山寨商标,堂而皇之放在网络销售。3月15日,南都推出山寨电视机产业链调查,曝光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的山寨电视机产业链仍在地下悄然进行。尽管番禺区和大石街相关部门连夜...

从回收的残旧电视机里拆出的液晶显示屏,配上各种淘来的配件,便可组装成新机,印上山寨商标,堂而皇之放在网络销售。3月15日,南都推出山寨电视机产业链调查,曝光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的山寨电视机产业链仍在地下悄然进行。

尽管番禺区和大石街相关部门连夜对辖区内进行专项突击检查,但为何连续多年整治,大石街聚集的低端电视机产业链仍然存在?再次陷入舆论暴风眼中的大石电视产业链该何去何从?在大兴调查研究的背景下,为刨根问底、以问探策、协同共治,助力城市高质量发展,南都记者再次对大石街山寨电视产业链进行了深入调研。

A/山寨电视藏身何处?

城中村的自建楼内有乾坤

在3月15日南都报道的《暗访广州番禺山寨电视机产业链:旧屏装新机,“傍名牌”坑人》发布后,番禺区市场监管局于当晚立即开展执法行动。此次行动联合了大石街城管、安监、整规办等部门,连夜开展组装电视机专项突击检查。

当晚7点,南都记者跟随相关部门来到大石街礼村的一处电视机储存点进行检查。该储存点深藏于礼村内的一栋自建房的4楼,该楼的一楼是生产布料的小型厂房,从外表看上去,整栋楼与常见的自建房无异。

该储存点负责人季某称,储存点系一家注册在广州南沙的电子科技公司所有,去年底才入驻此处。他声称,储存点仅用于储存在电商平台上销售的电视产品以及为产品提供售后维修服务,生产环节则是在南沙的代工工厂进行。但在回应市场监管人员的询问时,他又改口称电视是在大石附近生产。

储存点内堆满了用泡沫箱装着的液晶屏。

南都记者在现场发现,这个数十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内不仅堆满了电视机的产品包装盒,在没密封的包装盒内是未安装液晶屏的电视外壳,而有的则是已组装完成的成品,上面还贴着快递单号准备发往外地。而在储存点内,还存放着大量用白色泡沫箱装着的50寸液晶屏。关于液晶屏的来源,季某称“是在大石周边购买的”。

在储存点内正在进行测试的多块液晶显示屏。

在随后的交谈中,季某终于说出了“大石周边”所指的具体地方,是位于大石地铁站以北大涌路和祥和路纵横交错的一片区域。这里随处可见经营液晶屏等电视配件的批发档口。这里聚集了科宝电子城、科创电子城、智富国际电子城、伟讯电子数码城等多个电子市场。

科宝电子城内一家回收液晶屏的档口,里面堆放了拆机后的外壳与拆除的屏幕玻璃。

这些电子市场周边,还吸引了大量的电视机回收、拆解、零配件经营和电视机组装企业,基本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低端电子产业链。产业链上的企业多以家庭手工“小作坊”的形式存在,他们将零件拼凑成整体,随后挂牌售卖。

尽管季某一再强调这里只是产品的发货点和售后维修点,但现场大批包装精细的液晶屏和众多纸箱内未拆封的电视机外壳还是显示出,现场存在组装生产的环节,同时由于季某出示的企业营业执照注册地并非番禺区,因此其涉嫌在当地无营业执照生产电视机。目前番禺区市场监管局已对该储存点暂时查封,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

“无良商家通过重新组装、翻新把组装产品出售,但从来都不会告知消费者这是翻新产品”。彩电行业资深分析师刘步尘认为,组装后的电视机外观上看似乎与市售的大牌彩电无异,但由于这些小作坊出产的电视机没有相关的产品标准,只能满足“能看”的简单需求。

他指出,这些电视机的零部件,尤其是液晶屏的质量稳定性和安全性都无法保证。“电视机产品有国家规定的正常使用寿命,超过使用期限之后,产品的画面质量和性能都会下降,色彩和清晰度都会比刚买的时候要差,一些器件的老化也会使功耗增加。翻新后的山寨机可能短时间之内看起来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过段时间问题就出来了。”刘步尘说。

B/监管难题如何解决?

对生产和网上销售环节实行“两头堵”

在3·15当天番禺区市场监管局联合大石街的突击检查,重点落在大石街大山村、礼村村、东联村、猛涌村,以及祥和路、伟讯、科宝电子城内和周边电视机产品生产销售单位,发现涉嫌生产“三无”电视机产品厂家两家,现场扣押、封存“三无”电视机及半成品一批;在猛涌村一家民宅内,发现一批带有“康佳”标识的液晶电视机,但现场无法提供相关进货等单据,执法人员立即现场查封涉嫌侵权产品;诜村某企业涉嫌强制性认证违法。

番禺区市场监管局联合大石街城管、安监、整规办等部门160余人,开展组装电视机专项突击检查。

此前,有业内分析人士批评称,相关部门对山寨电视机产业链的监管存在失位,“暴露出了问题才被动地去查处。”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呈现的问题是相关法律对制假售假的惩罚力度比较弱,市场监管部门对假冒伪劣产品的打击力度也不够,才使得当地山寨电视机的产业链多年来屡禁不止。

“实际上,我们街道长期以来都在监管生产、销售等方面违法行为,并非只有媒体曝光了,才突击开展执法行动。”大石街党工委党建专职副书记敖刚对南都记者表示,2015年以来,区打假办、区市场监管局、大石街道办、公安、安监、消防、整规、村委等部门多次组成联合执法组,对大石街内电视机相关产品生产企业相对集中的村为重点开展清查行动,现场采取断电、查封处理等方式,对违法违规生产企业产生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然而,敖刚也坦承在监管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不小。生产加工低端电视机多为“厂店分离”的小作坊,具有隐蔽性强、规模小、转移快等特点,在时空上具有极强的随意性。

与此同时,低端电视机生产经营企业往往通过线上交易平台接单销售,少数企业甚至采取频繁搬迁等手段应付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给政府职能部门开展全面排查、彻底清理造成很大困难。如果没有消费者投诉,执法部门很难顺藤摸瓜地前去追查。

“尽管如此,我们近年来持续开展整治,由市场监管部门对经营户的强制认证、能效标识、商标侵权、‘三无’产品等方面进行检查,街道执法部门对不符合生产经营的场所进行查处。2021年至今,大石市场监管所共开展电视机相关行业的检查整治行动139次,出动执法人员1218人次,对不符合生产经营的场所采取停电、停水等措施,其中立案查处25宗,罚款金额超过57万元。”敖刚说。

番禺区副区长杨少华也在日前来到大石街开展电视机侵权制假售假检查时强调,要对电视机侵权制假售假行为应打尽打,同时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多渠道加大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增强干部及群众的反侵权制假售假意识,调动群众参与反侵权制假售假行动的积极性,营造“抵制侵权制假售假人人有责”的社会氛围。

面对屡禁不止的低端地下产业,大石街市场监管所相关负责人更是直言:“这些小作坊属落后产业,又无法实现规模化升级,反倒给治安、消防、环境等带来了极大压力。”在突击检查中,就有一家生产一体机的小作坊尽管手续齐全,但消防安全隐患极为突出:大量纸箱随意堆放,消防栓也被杂物挡住。现场安监工作人员表示,一旦出现火情,后果不堪设想。

位于礼村村的一家一体机作坊内,堆积成山的纸箱带来消防安全隐患。

敖刚透露,大石街几年前曾计划推动大山村村级工业园的改造,但由于之前的疫情及一些政策的影响,相关工作一度停滞。“接下来我们要争取把大山这边的工业园纳入广州市级村镇工业集聚区更新改造试点项目库。那么如果把这些工业园改造好了之后,我相信监管难的现象应该会有一个有效的提升。”

除了生产端的监管以外,山寨电视机得以在市面上流通,相关平台也难辞其咎。梁振鹏认为,电商平台的采购体系不严格,对入驻商家所售产品资质审核不严格,对平台销售商品的筛选监控也不严格,因此消费者买到山寨电视机引起的各种问题,电商平台与入驻商家必须共同承担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责任。

此前在电商平台上发现的疑似山寨电视机的身影。

对此,敖刚透露市场监管部门正计划约谈有关的电商平台。“电商平台是山寨产品的一个重要流通出口。因此我们需要要求平台方面落实好他们应负的监管责任,从而在出口处堵住山寨电视机的流通通道。”

C/如何斩断“山寨”产业链?

引入高科技企业,压缩低端产业市场份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石街的低端电视产业也是由来已久。作为番禺区在改革开放初期尝得“头啖汤”的大石街,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建起了内有超过300家商铺的富丽商业电子城,吸引过不少电子产品的爱好者前去淘货。

但因富丽商业电子城出售的电子产品时常存在质量差、假冒名牌等各种问题,番禺区政府出手对其整治,并在2012年6月将其彻底关闭。

不过,富丽商业电子城虽然关闭,但电子城内的小作坊在附近的城中村内重新找到落脚点并再次集聚,沿袭了之前的“小买卖”经营模式,最终形成了如今大石街内各大电子商城。

当下,市场这个“无形的手”正在逐步压缩着低端电视产业链中每一环的生存空间。近日南都记者在走访大山村内的伟讯电子城时发现,曾经辉煌的电子市场已经呈现出一片萧条景象:商户有的大门紧闭、有的则是门帘半卷,有不熟悉的面孔在周围出现时,就会把卷帘门完全拉上。白天的电子市场内基本看不到顾客的身影,只有三两工人在拆卸回收而来的液晶显示屏。此外,同在大石街的智富国际电子城更是早已停业。

在伟讯电子城附近,中午时分仍门帘半卷的一家回收显示屏的店铺。

“这些‘山寨作坊式’小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已经持续走弱。”刘步尘表示,实际上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正规的电视产品已经比较便宜了,且画质和使用安全性上有着更好的保障。

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大石街辖区范围内登记在册的电视机企业相关商家667家,其中电视机配件销售企业466家,行业门类为电视机制造业的201家。在201家持证经营的生产企业中,获得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的企业49家,持有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117张。由此看出,在持证经营的生产企业中,拥有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的也仅为少数。

有业内人士称,即使身处同一个行业,但有不少较大规模的电视制造企业的原材料采购、销售渠道不在大石,因此这些靠收购二手、次品液晶屏再自行组装产出电视机的“杂牌军”难以融入正规的产业链当中。

当“山寨”“低劣”的旧模式难以为继时,产业的转型就成了必然。在大湾区内,前有腾讯、神舟等科技企业从华强北破茧而出,那么大石街也能否复制华强北的经验,成功实现产业转型或升级呢?

根据大石街道办提供的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大石街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5.27亿元,同比增长0.2%,总量排名全区第2,其中全街规上工业总产值266.48亿元,限上商业总值187.9亿元,税收收入34.09亿元。

相关产业当中,其中最有代表是日立电梯,还有至信药业、巨大音响、鹏林照明、易鸿智能、九安智能等一大批在行业处于领先地位的先进制造和科技创新型企业。由此可见,先进制造和科技创新型企业代表着大石街工业的发展方向。

同时这也意味着,通过市场淘汰与产业结构的逐步优化,是大石街接下来整顿低端电视产业的必由之路。“未来,政府将大力招商引资,通过引入高科技企业、规范标准和市场规制,逐渐压缩低端产业的市场份额。”敖刚表示,这一过程并非一蹴而就。

“我们希望通过链长制,拉动更多的相关企业来到大石。日立电梯是否可以把一些电机配件企业吸引过来形成当地的一个产业链?制药企业能否也是把一些下游企业拉过来?”敖刚同时指出,大石街一个主要的问题在于用地不足,现阶段难以吸引高新企业落户。因此还需要对当地城中村进行旧改以优化更多的工业用地。

据了解,大石街还将同步开展配件销售、旧机回收、拆解翻新、生产组装等全链条的一个巡查整治,继续倒逼低端、无相关资质的商户、作坊等退出市场。

专家声音

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王先庆:

“山寨”这一旧模式需要摈弃,企业应着力于品牌价值打造

山寨产品的由来,是因为改革开放初期,基于自身的工业水平不足,不善于建渠道、打品牌时的一个“捷径”。同时,山寨产品还以多种方式压缩成本,用低廉的价格抢占市场的份额,甚至影响到市场原有的秩序。

实际上,企业要做的不是“山寨”,而是着力于提升产品的品牌价值,使自身的产品有更好的市场定价;而更高的市场定价将获得更多受益,再反哺于企业的发展。这种正向的循环不仅有利于增强自身的竞争力,还能逐步在占领更多市场份额的情况下获得市场渠道的控制权和市场的定价权。

因此,在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要求下,“山寨”这种传统工厂模式下的产物需要被摒弃。而政府与企业也需要行动起来,通过知识产权、产品质量把控等多个维度采取行动,尽量地让原有的小作坊退出市场。

南都广州新闻部出品

采写/摄影:咩君真探工作室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